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代小说博客

记录中国古代小说研究及其相关的人和事

 
 
 

日志

 
 

对大师精神的几点理解与思考  

2013-10-26 20:43:20|  分类: 学术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高兴能有机会参与“追寻大师精神”大型文化主题活动,参加首届民国大师精神论坛,这个活动有着历史和现实的双重意义。此前我曾做过一些与此相关的工作,出版有《王伯沆评校红楼梦》(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吴梅评传》(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等,对这些民国时期大师们的为人为学及精神风貌有着较为深切和感性的了解。下面结合我个人读书的体会,谈谈我对大师精神的几点理解与思考。
  在我看来,大师之大,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是有大学问,或者说是有大本领、大智慧。这是大师的立身之本,没有这一点,大师也就无从谈起。这些大师们在自己所从事的领域都是第一流的。所谓大学问之大主要表现在两点:首先是具有开创精神,开一代风气之先。比如吴梅受邀到北京大学开设曲学课程,将被前人视作小道、壮夫不为的曲学搬上大学课堂,从此曲学成为各高等学府的基本课程,这标志着曲学成为一门学问,得到新的教育制度与学术制度的认可。再比如王伯沆,他以经学闻名于世,却在《红楼梦》上下了大功夫,在长达25年的时间里,精读《红楼梦》20遍,批校6次,写下近30万字的批语,这在当时是需要勇气的,对扭转人们对通俗小说的歧视和偏见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其次是学问精深,有超出前人之处。比如吴梅一生精研曲学,功力深厚,以其《顾曲麈谈》、《南北词简谱》等著作奠定了自己的学术地位,其曲学研究特别是对曲律的探讨集前人之大成,有颇多发明,被尊称为一代曲学大师。其弟子唐圭璋则专攻词学,广收博取,造诣精深,有《全宋词》、《词话丛编》等著述,所取得的学术成就也是前人无法相比的。
  二是有大德。这种大德既体现为对国家、对民族的责任感,也体现为对朋友、对学生的关爱。就前者而言,这些大师们都是可以作为楷模的,他们生活在乱世,内忧外患,但深明大义,决不为一己之私而牺牲民族气节。以王伯沆为例,抗战期间,他因病滞留在家。南京沦陷后,他拒绝与汪伪政权合作,宁愿出售旧书艰难度日,也不愿在伪政权把持下的学校任职,表现出可贵的民族气节,为此民国政府曾给予明令褒扬。就后者而言,吴梅可谓典范。民国时期,大学教授也有不少,但门下有如此多优秀才俊者,则为数不多。卢前、任中敏、唐圭璋、钱南扬、王季思、常任侠等,皆出自吴梅门下。这些弟子的成才固然与个人的天分、努力有关,同时也与吴梅对弟子的教诲与提携密不可分。吴梅藏书丰富,其弟子在成长过程中几乎都利用过这些藏书,像任中敏、钱南扬等曾到吴梅的苏州家中读书,而且吃住都是在恩师家里。吴梅甚至还把儿子的工作转让给自己的学生沈祖棻。这些都不是一般人容易做到的,其背后是大量心血的付出,吴梅门下才俊众多,并非偶然。
  三是有大气度。大师之大,除了道德文章,还表现在有宽广的胸怀,有容人之量,能成人之美。在此方面令人感佩的莫过于蔡元培。他身为北京大学校长,在社会上有着很高的声望,对年轻的胡适有提携之恩。胡适写《红楼梦考证》一文批驳他的观点,相当尖锐,他不仅不生气,还去帮胡适查找对自己观点不利的珍贵资料,这种胸怀和雅量非常人能及。能遇到蔡元培这样的论证对手,对胡适来说,真是一种荣幸和福分。再比如吴梅,在指点弟子学问,关心学生生活之外,他还非常提携后进,利用自己的学术地位给他们成名的机会。无论是卢前、任中敏还是唐圭璋,每有新作完成,吴梅要么为其批改,要么为其题签,要么撰写序言,对他们所取得的成就给予褒扬和鼓励。可以说,他是让学生站在自己的肩膀上。对学生的一些考虑不够周全之举,也都能体谅。没有吴梅,这些弟子们也许后来也能成名成家,但道路要曲折、艰难很多,这是毫无疑问的。
  具有上述几个方面才能真正称得上是大师。当然这里也只是举其大要,要成为一代大师,光有这些还是不够的,还需要其他条件。
  在我看来,大师精神就是一种开拓和创新的精神,不为流俗所限,锐意进取,破既往之旧习,开时代之新风;大师精神就是一种敢于担当、勇于奉献的精神,无论是生死考验还是日常生活,都具有高度的责任感,对他人负责,也对自己负责;所谓大师精神就是一种宽容大度的精神,有容人之量,甘做台阶,成人之美。总的来说,既然是大师,无论是在学问上还是在人品上,必有常人难及之处。他们获得如此高的地位,受到后人的尊崇,也是当之无愧的。
  缅怀大师的风采,追寻大师的精神,这是中国学术的优良传统,值得发扬和继承,从这个方面来说,这次“追寻大师精神”的大型文化主题活动是很有意义的,这个意义也具有现实性。如果拿今天学术文化界的情况来与民国期间的大师进行对比的话,其中有许多值得深思之处。民国时期不过才短短的三十多年,就涌现了如此多杰出的大师,无论是自然科学界、社会科学界还是文学艺术界,皆是如此。从一九四九年到当下,已有六十多年,时间差不多长了近两倍,而且研究条件也更好,有种种项目、经费的支持,在这一时间段内有多少能和民国大师比肩的大师呢?这种对比着实让人感到有些尴尬,却是摆在面前的现实。这让我们想起钱学森临终前的发问。当时曾成为一个热门话题,后来不了了之,现实的学术制度和教育制度并没有因此有任何的改变。
  当下,翻开报纸,打开电视,登上网络,被称作大师的人有不少,以至于有人调侃地说这是一个大师流行的时代,当然也是一个大师贬值的时代,甚至花钱都可以买个大师头衔或称号。真正的大师永远都不会贬值,之所以贬值,是因为这个时代没有真正的大师。大师不是谁能指定任命的,也不是谁能评选出来的,他靠的是自己的学问与人格,靠的是人们的口碑。
  借助民国大师精神论坛这个很好的平台,我们也可以认真思考一下这个问题,这些民国大师是如何产生的?何以当时条件如此恶劣,却能产生这么多大师?除了他们个人的天分和努力外,他们所处的环境、他们所在的体制有没有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地方,由此也可以反观当下,何以产生不了大师,我们自身还存在着哪些问题,有哪些需要改进的地方。民国大师是一面面镜子,通过对他们的缅怀,可以看出当下的问题所在。如何在新的时代里产生真正的大师,这也许应该是我们讨论这一问题的落脚点。
  面对这些民国期间的大师,我们一方面是发自内心的敬仰,一方面则是感到深深的羞愧。我们在评说民国时期这短暂的几十年时,可以用大师辈出这个词来描绘,来形容。再过几十年乃至几百年,后人在评价我们当下所处的没有大师的时代时,会用什么样的词语呢?我想最可能的是:平庸。
  评论这张
 
阅读(51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