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代小说博客

记录中国古代小说研究及其相关的人和事

 
 
 

日志

 
 

梦魇:我的三年中学教师生涯  

2014-05-02 20:50:43|  分类: 写人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起来已是十年前的往事,但每当回忆起这段仅短短三年的中学教师生涯时,总有一种梦魇的感觉,这是一段令人终身难忘的记忆,这是一段影响人生选择的阅历。
        十年前,我大学毕业,分配到一所省重点中学教书,尽管社会上对教师这个职业总有一种鸡肋的感觉,但对于一个来自农村的师范生来讲,能留在省城并在一所重点中学教书,也算是一份难得的机遇,也正是为此,这个中学的校长总觉是以我的恩人自居。虽然多年做记者、编辑的梦想彻底破灭,但自己很快振作起来,学校良好的教学设施以及同学们入学的惊人高分让人有一种抑制不住的上进心,加之又担任了班主任,和同学们有较多的接触机会。于是,热血沸腾,准备大干一场。但没想到第一次分班会和第一次备课会就被照头浇了一盆冷水。
        分班本来很容易,每个班的人数和成员都是固定的,分八份,抓到哪个班就是哪个班。谁知刚把名单拿到手,那些资深的班主任就不断找来,要求换人。当时也没多想,换就换吧。后来才有好心的老教师悄悄告诉自己:这换人可有讲究,两人分数虽然差不多,但有来自重点初中和一般中学的区别,起点不一样,考大学的几率也就不同,将来所得的奖金和荣誉自然也不一样。听完那位老教师的劝告后,顿时像吃了一只苍蝇,从心底里感到难受。区区一点名利,那些被尊为灵魂工程师的教师们竟如此煞费苦心!接下来的三年中,不断看到那些为人师表的中学教师们如何为几块钱的奖金而大发雷霆,为晚几天评上职称而寻死觅活,为得奖评劳模而勾心斗角,为提高升学率而歧视、抛弃“差生”,为买一台内部价电视而利用家长……在这所中学里,这真是再平常不过的常态。以我个人有限的见闻,这决不是个别现象。可悲的是,在对“太阳底下最光辉事业”的虚伪赞美声中,这种阴暗的教师世相图被有意或无意的忽略了。社会上总是大惊小怪地大谈中小学生的心理健康,但从来没人提到过,指导这些孩子们成长的是心理更有问题的教师们,他们的个人品格、他们的心理健康更应该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必须承认,中小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固然有他们个人或家长的因素,但也与他们老师的个人品格、心理情况有着直接的关系。
        第一次备课是同一个年级的教师在一起进行,据校领导说,目的是向老教师学习。其实,所谓备课不过是由老教师领头、大家商量着把教参上的东西一起抄到课本上,再到课堂上卖给学生。原来以为省重点中学的教师素质一定很高,但一次备课下来,令人震惊的倒不是备课的流于形式、走过场,而是有些教师语文的水平竟然难以置信的低下,他们基本上还是当时初出大学校门时的语文观念和水平。尤其是那些老教师,知识陈旧退化,如同古董。有这样的教师,可以想象学生会有怎样的思想和水平。自己中学时期曾视为神圣的中学教师迂腐、退化到如此程度,实在是以前想象不到的。记得前几年曾有人尖锐地提出,僵化的应试教学误尽苍生,自己真是深有同感,同时还痛切地体会到,素质教育之所以难以真正实行,关键之一就是缺少高素质的教师,让那些脱离时代、头脑僵化、胸无点墨的教师去教学生,怎么能希望中学教育会有质的改变。前不久,听说当年一位连什么是比喻都分不清、连唐宋八大家有哪些人都弄不懂、毫无精业精神的同事竟然被评为市十佳优秀青年教师,而且向全市的中学教师介绍教学经验,心里不禁感到一阵悲凉:以我对这位教师的了解,他能成为一位合格的中学教师,不误人子弟已属万幸。连这种人都能成为中学教师的楷模,可见中学教师的素质已退化到何种程度。
        但自己不死心,希望在有限的范围内能有所作为。于是煞费苦心地让学生练习办报,组织他们读书、演讲、辩论,办讲座。直到有一天,有位同学直言不讳地告诉我,我的课确实好听,有收获,但不适合考试,所以并不受欢迎,毕竟大家还要考大学。事实也一再证明,每次考试,我所教的班级平均成绩总在中下,而评价一个教师教学水平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分数。我逐渐明白,所谓的语文实际上有两种:一种是体现为个人能力的素质语文,一种是没有用处的应试语文,而目前的中学语文正是这种应试语文,确实如同科举时代的八股文,仅仅是考大学的敲门砖。前不久读到一篇文章,说著名作家王蒙做中学试卷只勉强得了六十分;著名学者钱理群面对高考语文试卷,头脑一片空白,感到生命的窒息;著名教授童庆炳用了一个半小时才看完试卷,断言自己考不及格。我可以以自己做中学教师的经历证明:这绝对是实情。多年以后,我站在大学讲台上,坦言先前在中学讲解语文试题时,自己也不会做,而是先把答案背下来,再去动脑筋找理由,事实上绝大多数老师也都是这样做的。同学们报以热烈的掌声,我知道这掌声意味着什么。其实,以现在中学语文的考试法,有几个老师敢不看答案就上台去批讲试卷?这种千奇百怪的试题谁都不会做,老师和学生的区别只不过是知道答案的早晚而已。当极富创造性和诗意的语文教育沦为一种骗和蒙的手段时,误尽天下苍生一语,可谓一针见血。
        我无法忍受这种沉闷、单调、毫无新意和成就感的日子,知道自己再呆下去,慢慢就会麻木、退化、早衰,但不甘心,于是,决定通过考研的方式逃走。但哪里知道,中学是个陷阱,进去容易出来难,它给你进来资格的同时,已剥夺了你出去的权利。我整整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软的硬的一起来,但校长就是不答应,不断换着花样拒绝我,他从对我的折磨中体会到一种拥有权力的快乐。我铁了心,破釜沉舟,宣布辞职。校长有他的办法,竟然召开全体教师大会,批判我是时代大浪淘沙后剩下的沙子,经受不住时代的考验云云。直到今天,我还想不明白,为什么校长要用这种文革期间常用的办法对付我,而且仅仅是考研这种小事,怎么就上升到这种政治高度。
        经过几个月的煎熬后,终于拿到录取通知书。当我背着行李离开校门时,迎面正碰上校长,我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他的脸一下红了。于是,我们在无声中擦肩而过,一个进校,一个出校,真是一个极富戏剧性和象征意义的结局。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尽管不时也有一些小的坎坷和磨难,但总的来说,人生道路是越走越顺,而且自己日益相信,当年的出逃是正确的。假如人生再有一次选择,我宁愿流浪,也决不愿再去中学。我一天也不愿过那种沉闷、僵化、误人子弟的日子,这并非个人的简单情绪。事实上,在中国千千万万的中学里积压了一大批想改变个人命运却被强制羁留的年轻人,我们的中小学教育就是靠这种强制留人的办法来维持的。如果有一天允许教师再次选择自己的职业而不设置种种关卡,我相信中国的中小学会顿时瘫痪。靠如此强配鸳鸯的办法而想使教育发生根本的转变,这只能是一种不切合实际的空想。这事儿想起来就感到痛心和悲哀,国家的未来建设者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培养成长的,就是在这样的老师手下接受语文教育的。
        五年以后,有位在上海铁道大学读四年级的大学生从上海给我所在学校的研究生院写信,打听我的情况,说我在中学教书时对她影响很深,想和我保持联系云云。读完信,一时无语,热泪盈眶。
  评论这张
 
阅读(663)| 评论(7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