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代小说博客

记录中国古代小说研究及其相关的人和事

 
 
 

日志

 
 

王伯沆小传  

2015-02-27 21:43:07|  分类: 学术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伯沆(1871-1944),名瀣,字伯沆,又字伯韩、沆一、伯涵、伯谦等,号酸斋、无想居士、冬饮。南京人。早年入泮,应乡试,为廪生。曾应钟山书院、尊经书院之考,受到黄侃父亲黄翔云的器重。1901年,受聘陈三立家塾,教授蒙馆。此后曾任江南陆师学堂教习,为上海一家书局编书。1908年,受李瑞清之邀,任两江师范学堂文科教习。1912年,任职江南图书馆。其早年生活,除应试之外,主要以藏书、读书、批书、问学为主。1915年,王伯沆受聘国立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国文教席,并担任首任国文部主任。后长期在东南大学、中央大学任教,供职时间长达30年。
  除曾在书局、图书馆等文化机构短期供职之外,王伯沆一生大部分时间在教书育人。早年受聘陈三立家塾,为著名学者陈寅恪的启蒙教师。后在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东南大学、中央大学任教,经历了这所高等学府从初创到辉煌的发展和变迁。所承担的课程主要有论孟举要、书经举要、练习作文等。王伯沆循循善诱,指导有方,桃李天下,门下涌现出一批出类拔萃的弟子,如常任侠、唐圭璋、卢前、潘重规、周法高等。教学之余,王伯沆以藏书、抄书、读书、批书为乐。其间,他与同在东南大学、中央大学任教的黄侃、吴梅、胡小石、汪辟疆、汪东等知名学人过从甚密,常一起雅集、聚餐、赋诗、出游。
  1937年,日本侵华战争全面爆发,中央大学西迁重庆,王伯沆因疾病未能随行,滞留南京。南京沦陷后,其生活陷入困顿,以出让藏书维持生计。1940年,伪中央大学想聘请他任教,遭到拒绝。1944年9月25日(农历八月初九),因病去世。王伯沆去世后,国民政府于1945年8月18日给予明令褒扬,称其一生治学,造诣精深。历任南京高等师范、中央大学教授垂三十年,成德达材,后进咸知钦仰。近年因病留居陷区,坚贞守道,皭然不污,尤为难得。
  王伯沆早年曾向高子安、端木埰、黄云鹄、黄葆年等知名学人请益,治学涉及多个领域,包括书法、赋诗、《说文解字》、佛学、太谷之学等,以治学博通、勤勉而著称。其平生撰写学术专著数量不多,仅有《四书私记》、《经略台湾事纂》、《王氏族谱》等数种,且大多不愿公开刊行。在其所涉猎各领域中,以对经学用力最多,成就也最著。他对《四书》有着精深的研究,不仅开课讲授,言传身教,而且多次进行批点,获得了“王四书”的美誉。对宋明理学,他有着更多的认同。此外,在书法、其绘画、其篆刻、其诗文等方面,他也同样有着很深的造诣。
  王伯沆更多继承了古人述而不作的治学风范,以批校古籍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学术见解。其生前藏书约有1300余种,8100余册。他将批校古籍与个人丰富的藏书结合起来,终生笔耕不辍,数量多达一百三十多部,经史子集,皆有涉猎,其中有不少为善本、珍本。
  王伯沆主要生活在晚清和民国时期,经历了中国学术从传统到现代的转型过程,是现代学术的参与者和见证者。无论是行事为人,还是学术研究,在其身上都体现着新旧交替的过渡性特点。他对旧的治学方式有着更多的认同,从其治学兴趣到著述方式,都可以看出这一点。与此同时,他又任职于现代高等学府,接受并适应了现代教育和现代学术制度,在其身上又体现出新的一面。
  王伯沆平生治学重点及成就在经学,但他对小说一直怀有浓厚的兴趣。在阅读品赏之余,还对自己比较喜爱的一些小说作品进行批点。1911年,他从一位朋友处得一部《红楼梦》。从1914年夏天开始批较《红楼梦》,并抄补、配齐所藏《红楼梦》残缺部分。在此后长达25年的时间里,王伯沆共精读《红楼梦》20遍,批校6次,留下1万2千多条、近30万字的批语。
  王伯沆对《红楼梦》一书的批校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批点,二是校勘。批点主要是对《红楼梦》作品正文及王希廉、姚燮等清代批点者的批评和圈点,内容一部分是针对作品进行的评述,就《红楼梦》的思想、人物、情节、技法、语言等问题发表个人的见解,另一部分则为注释,对作品中所提及的掌故、物品、诗词、历史人物、风俗等词语进行解释。其中有不少解释王伯沆旁征博引,引用大量文献加以印证。王伯沆对《红楼梦》的批校具有如下几个特点:一是精。这里的精主要是指精当、精妙之精。二是细。批点通常随文而批,针对具体的人物、情节发表意见,具有细致入微的特点。三是博。王氏的批点涉猎面广,经史子集,各类书籍顺手拈来,同时不时进行横向的比较分析。在批点的同时,王伯沆还利用其它版本对《红楼梦》进行了一番较为系统、认真的校勘。
  王伯沆既是传统红学的终结者,同时也是现代红学研究的先驱者。前者表现在他以评点这种传统的批评方式来表达其红学见解,后者表现在早在新红学创建之前,他已以治经史的功夫来精心批校《红楼梦》,并且第一个将脂本系统的版本与程本系统的版本进行全面校勘,这在20世纪红学研究史上无疑是应该浓笔重彩写上一笔的。就其本身的批校来看,无论是探讨《红楼梦》的思想还是艺术,都不乏精彩见解,并提供了一些重要的史料,为《红楼梦》研究做出了独特的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