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代小说博客

记录中国古代小说研究及其相关的人和事

 
 
 

日志

 
 

明清文学研究的新思路与新收获  

2015-08-11 21:26:31|  分类: 学术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清文学研究的新思路与新收获
——读《明清文学与文献考论》有感


  近期收到两位学界同仁惠赠的新作,有意思的是两本书几乎同名:一本是邓骏捷的《明清文学与文献考论》,另一本是杜桂萍主编的《明清文学与文献》丛刊,该丛刊已出到第三辑(黑龙江大学出版社2012-2014年版)。前几年出版的陆林的《知非集》一书,副标题亦作《元明清文学与文献论稿》。此外还有郑志良的《明清戏曲文学与文献探考》(中华书局2014年版)等。在笔者看来,书名的重复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巧合,如果对近年来明清文学的研究状况有所了解的话就可以知道,通过书名类似这个表象,可以看出明清文学研究的一些新趋势和新变化,它体现着学界对这一研究领域的一些共识。
  就各个历史时段的文学研究来说,明清文学一直是相对较为薄弱的,之所以如此,与学界的重视程度不够有关,不可否认,古代文学研究界长期以来存在着厚古薄今的风气。这种情况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才出现了较大的改观,随着研究的不断拓展和深入,明清文学日益受到重视,这表现为大量博士、硕士论文以明清文学为选题,相关作品、资料集的整理出版以及研究著作呈现出快速增长的态势,仅就研究著述的数量而言,形成了一定的规模。数量规模的背后是研究领域的拓展与研究课题的深入,学界对明清文学的认识无论在深度上还是广度上较之以往都有较大的进展。可以说,明清文学研究已逐渐成为近些年古代文学研究的一个热点,自然也是一个新的增长点,这与其他时段文学研究的瓶颈状态形成了较为鲜明的对比。
  目前明清文学的研究正处于深入开掘的阶段,还有较大的学术空间。从上述列举的学术著作的书名不难发现其中存在的一些共性,那就是文学、文献并重,在开掘新文献的基础上构建新的文学史观。就笔者的阅读体会,邓骏捷先生的《明清文学与文献考论》一书较为典型的体现了近年来明清文学研究的新趋势,也是这一研究领域的一个新收获。邓骏捷先生先后在中山大学、山东大学攻读硕士、博士学位,其中博士阶段研究方向为汉代文献学与汉代学术文化,先后出版有《七略别录佚文·七略佚文》(澳门大学出版中心2007年刊行)、《刘向校书考论》(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等著述。近年来其研究方向逐渐转向明清文学与学术文化,这种从汉代到明清的转向固然是出于个人兴趣,但也正体现了前文所说的学术研究的新趋势。
  《明清文学与文献考论》一书共收录邓骏捷先生近年来撰写的十一篇学术论文,其中前五篇《岳飞故事演变考论》、《稀见传奇〈大造化〉初探——兼谈岳家小将故事的衍生问题》、《岳飞戏佚作考》、《韩世忠梁红玉故事源流考略》、《论〈水浒传〉中的性格类绰号》专门探讨明清时期的通俗文学特别是岳飞题材的文学作品,后六篇《〈澳门记略〉版本考》、《张汝霖〈西坂草堂诗钞〉中的澳门诗》、《寓澳名贤汪兆镛诗词谈论》、《评澳门古典文学文献的梳理》、《澳门中文古籍藏书概要》、《清人汪德量过录何焯宋本〈说苑〉考述》则主要探讨澳门地区特别是明清时期澳门的文学与文献。这是作者近年来关注最多、用力甚勤的两个学术领域,这些论文反映了他在这两个领域的新收获。两组论文的论题较为集中,看似一俗一雅,内容各异,互不相干,但如果放在明清文学的大背景下进行观照,不难看出其中内在的关联,作者的关注点及研究思路也有着内在的一致性。
  这两组文章所探讨的都是明清文学较为薄弱的环节,同时也体现着近年来明清文学研究的新趋势,这里可以用两个关键词来概括,那就是:通观、地域。
  先说通观。以小说、戏曲、说唱文学为代表的通俗文学在明清时期达到繁盛,名家辈出,佳作纷呈,体现了这一时期文学创作的成就和特色,这也是明清文学研究的核心内容,一直受到学界的关注。经过多年的学术积累,这一领域虽然取得不少成果,但近年来逐渐进入瓶颈状态,这固然是学术研究的一种常态,但也反映了研究中存在的一些缺陷,其中一个较为突出的问题就是通俗文学内部的条块分割,小说、戏曲、说唱文学虽然彼此间关系密切,但被人为地分割成互不相干的领域。这种分割固然有助于学术研究的专精,但也会造成学术视野的狭窄,妨碍研究的深入进行。因此建立大的俗文学观,将小说、戏曲、说唱文学纳入一个大的文学语境中进行通观研究就显得很有必要。
  邓骏捷先生有关岳飞故事题材作品的探讨正反映了这一新的研究趋势,在《岳飞故事演变考论》一文中,他不仅详细梳理了从宋元到清代岳飞题材通俗文学作品曲折而复杂的演变历程,而且打通小说、戏曲、说唱文学的隔阂,将其作为一个整体进行观照。以往对岳飞故事题材作品的关注多集中在《说岳全传》这部小说上。该书是同类作品中文学成就最高、影响最大的一部,受到关注是应该的,但仅此一部作品还难以反映岳飞故事题材作品的全貌,也难以说明岳飞故事在各个历史时期的复杂演变过程。自宋元以降,岳飞故事同杨家将故事、包公故事等一样,有着曲折、复杂的演变过程,在此过程中,人物的形象、故事的内容及内涵不断丰富,并以小说、戏曲、说唱文学等文学样式为载体,除《大宋中兴演义》、《说岳全传》等小说外,还有《复华篇》、《中兴名将传》、《东窗事犯》、《岳飞破虏东窗记》、《精忠记》、《夺秋魁》、《牛头山》等评话、戏曲作品,而且数量相当多,超过同类题材的小说作品。可见岳飞故事题材的文学创作并非小说一途,而是多种文学样式齐头并进的。因此,探讨岳飞故事题材创作的演变必须将戏曲、说唱文学都纳入,如此还可以获得通观的印象,这是由研究对象决定的。
  作者的这种通观研究是有意为之的,他在该文的结语中明确指出:“岳飞故事的曲艺作品与小说、戏曲的关系甚为复杂,只有重视曲艺作品所起的作用,才能全面地掌握岳飞故事的演变脉络。……在整个演变过程中,曲艺(说书)、小说和戏曲三种形式相互渗透、相互影响。”(《岳飞故事演变考论》)事实上,以往探讨岳飞故事题材的创作也会提到戏曲及说唱文学,但大多作为陪衬,核心则是《说岳全传》等小说作品。邓骏捷先生则力图改变这一研究局限,将小说、戏曲、说唱文学同等对待,各自都作为岳飞故事题材创作的一个环节。鉴于学界对《说岳全传》等小说研究较多,他有意对相关戏曲作品给予较多的关注,对描写岳家小将的稀见传奇《大造化》进行专门考察,同时还对已佚失的十三部岳飞故事题材戏曲作品进行考索。与以往的研究相比,视野更为开阔,涉及的作品更多,因而认识也更为深入。比如作者认为“明末清初是岳飞故事定型的关键时期,戏曲创作对此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岳飞故事的演变历程中,始终贯穿着‘虚’‘实’之争”(《岳飞戏佚作考》)。如果不是对相关戏曲作品进行认真考察,没有对同类作品进行横向比较,是难以形成这些看法的。对韩世忠梁红玉故事题材创作的探讨也采用了这种通观的研究方法。这些探讨不仅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而且有着方法上的启发意义。
  再说地域。受政治、经济、文化、地理等因素的影响,中国文学创作一向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这一特色在明清时期体现得更为明显,自然也更为丰富和复杂,这也是近年来明清文学研究的一个重点和热点,取得了不少重要进展。不过从研究格局来看,目前的研究还存在不均衡的现象,比如关注点多在江南地区,对其他地区则重视不够,至于澳门地区则更是甚少注意。邓骏捷先生选择澳门文学特别是明清时期的澳门文学作为研究对象,固然与其长期在澳门大学执教、在该地工作生活工作有关,但这同时也是其学术思路的一种体现,毕竟生活在澳门地区的学者不见得一定要选择澳门文学为研究对象。
  应该说,这是一个很有学术眼光的选择。与中国其他地区相比,澳门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历史沿革,受中西文化的影响,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澳门文化,在文学创作上体现出鲜明的地域色彩。这正如作者本人所概括的,澳门文学“是澳门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内涵甚为丰富复杂”,“从语种的角度来看,澳门文学以汉语(包括粤方言)、葡语(包括土生葡语)为主,此外还有英语等其它语种的作品”(《评澳门古典文学文献的整理》)。仅此一端,不难看出澳门文学的独特之处。
  作者在此领域耕耘多年,对澳门乡土文献十分熟悉,他发起成立澳门文献信息学会并担任会长,创办并主持《澳门文献信息学刊》,致力于澳门文献的发掘整理,有不少研究成果,如《澳门大学图书馆古籍特藏图录》、《澳门华文文学研究资料目录初编》、《汪兆镛诗词集》等。收录在《明清文学与文献考论》一书中的六篇论文反映了其近几年研究澳门文学的新收获,所考察的《澳门纪略》、《西阪草堂诗钞》、清人江德量过录的何焯校宋本《说苑》等珍贵典籍或为记述澳门风物的著述,或为藏于澳门的文献,都是学界所不熟悉的。其中《澳门记略》“不仅是古代澳门第一部也是唯一一部中文史地专书,更是中国早期叙述国际关系的重要著作”(《〈澳门记略〉版本考》)、《西阪草堂诗钞》“为学界提供了新见的张汝霖写于澳门的诗作四题五篇,这些诗作对于了解张氏在澳门时的情况和心态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也为澳门早期文学作品的钩沉作出了贡献”(《张汝霖〈西坂草堂诗钞〉中的澳门诗》),清人江德量过录何焯校宋本《说苑》为汪兆镛家藏旧物,具有重要的文献价值。《评澳门古典文学文献的整理》、《澳门中文古籍藏书概要》两文一介绍澳门地区古典文学文献的整理出版情况,一介绍澳门地区各藏书机构中文古籍的收藏情况,为学界提供了丰富的学术信息。
  上述几篇论文或围绕澳门文学的几部重要典籍进行,或介绍澳门地区的中文藏书、古典文学整理情况,都是属于基础性的奠基工作,这也反映了当下澳门文学研究的情况,正如作者所言:“由于上述澳门文学内涵的复杂性特点,文学作品的文献学研究成为了澳门文学研究中的重要任务。可惜的是,迄今为止还未有专论四百多年来澳门文学文献概貌的一文一书。这既说明了问题的难度,也可见有关工作的迫切性。”(《评澳门古典文学文献的整理》)于此也可见出作者此类研究的意义和价值。在此领域还有很大的学术空间,其研究自然含有提倡和示范的意味在。
  就研究方法而言,正如该书书名所标示的,属于“文学与文献考论”,作者研究的对象是明清时期的文学作品与文学现象,却是从文献的角度切入。这主要体现在如下两点:首先,作者注重挖掘新的文献资料,无论是传奇《大造化》还是《西阪草堂诗钞》、清人江德量过录的何焯校宋本《说苑》,都是较为稀见的典籍,学界对其知之不多,其文献价值是显而易见的。其次,作者偏重实证研究,重点关注故事题材源流的梳理、佚失作品的考索、版本文字的比勘等,其结论建立在扎实的文献基础上。研究方法往往根据研究对象的特点而选择,全书涉及明清时期的通俗文学和澳门文学两个领域,不管这两个领域以前的学术累积如何,都需要丰富翔实的文献资料作为基础。较之其他时段文学的研究,明清文学研究对文献资料的需求更为迫切,研究者在谈及明清文学时往往将文学与文献并举,正反映了这一领域研究的情况和特点。当然,这也与作者邓骏捷先生个人的治学兴趣与特点有关,这一兴趣和特点是一贯的,在他的其他著述中也体现得较为明显。
  总的来看,通观和地域体现了该书的内容和特点,也反映了近年来明清文学研究的新趋势,书名中的明清文学、文献两词基本上反映了作者近年来耕耘的主要领域,文学文献并重,考论结合,这正是作者一贯的治学风格。作者治学严谨勤奋,期待其更多、更有分量的新作问世。
  

  评论这张
 
阅读(452)|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