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古代小说博客

记录中国古代小说研究及其相关的人和事

 
 
 

日志

 
 

构建中国文学史研究的新维度  

2016-02-01 22:50:12|  分类: 学术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构建中国文学史研究的新维度
——以中国古代通俗文学的研究为例


  具有现代学科性质的中国文学史研究是从上个世纪初开始的,通常以林传甲、黄人等人编撰的《中国文学史》作为起点标志,说起来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其间出版的相关著述数量众多,仅仅是中国文学史类的著作就有上千种之多,而且还在不断增加。就文学史的编撰来看,不管是通史、断代史,还是题材史、流派史、文体史、专题史,就其叙述脉络和基本框架来说,大多是线性式的,即按照时间的顺序来书写文学发展演变的过程,无论是外在背景的介绍还是内在文本的分析,多是如此。
  这种线性式的文学史书写有其长处,那就是可以完整呈现文学发展演进的轨迹,特别是对文学内部文体、技法等诸要素创新与传承的揭示,在较长的时间段前后观照,会看得更为清晰。但是其缺憾也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它对文学发展演进轨迹的梳理是经过挑选的,根据某些要素人为勾勒的,对那些缺少创新、构不成文学积累的东西则会人为遮蔽。对文学史家来说,哪些作家、作品能否写进文学史,这是他们最为关注的问题。也就是说,线性式文学史所展现的是经过严格筛选的作家作品和文学现象,而非全貌呈现。这种研究通常是大尺度的,动辄以数十年乃至上百年为单位。因筛选的标准不同,所构建的文学史景观也就呈现出很大的差异。
  文学发展演进的丰富性和复杂性远远超出文学史著作的线性式描述。在某一个历史时期如果没有能构成文学积累的作家作品及文学现象,那么它在线性式文学史上就会是一段空白。在这段时间里,是不是就没有相关文学的创作、阅读和消费呢?显然不是的。比如学界曾提出明代开国之后一百多年间通俗小说创作的空白,之所以出现这种空白,是因为我们看不到这个时期的作品,现在看不到作品是不是就意味着一百多年间就没有通俗小说的创作和阅读呢?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同样需要指出的是,文学的发展演进并不仅仅以创新为目标,其功能是多元的,审美愉悦之外,还有消费、娱乐、教化、交际等实用功能,但是这些在线性式文学史写书中通常得不到充分反映,甚至被作为负面元素予以贬斥,要么被人为忽略或遮蔽。
  上述因素的存在使得线性式文学史的书写以时间跳跃的方式进行,人为造成文学史上一个又一个空白期,线性式文学史研究有其不可否认的长处,但也存在着致命的盲区。之所以出现这一现象,是因为这种研究只提供了一种维度,那就是时间。它缺少了另一种维度,那就是空间。
  相较诗文而言,通俗文学的空间问题更为突出,也更为重要。以诗文为代表的雅文学历来被视为文学的正宗,与政治、权力的关系更为密切,在地域空间的分布上更为广泛和普遍。通俗文学尽管从思想观念及文本形态上来说,属于大众文学,但它的空间属性更强。原因很简单,通俗文学通常以商业形态存在,缺少足够的读者、观众构成的文学消费市场,就无法生存,更谈不上发展。通俗文学发展成熟并达到兴盛是在宋元时期,较之诗文等雅文学在时间上要晚很多,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商业因素的制约。
  商业性使通俗文学的分布更为集中,呈现出较强的地域性,比如人们谈到宋元话本小说,基本集中在两个地域,那就是北宋的汴京与南宋的临安。不少作品在这里产生、流传,文本自身也呈现出浓郁的地方色彩。明清时期,通俗小说向更为广阔的地区传播延伸,出现一批具有鲜明地域色彩的作品,如《儿女英雄传》、《歧路灯》、《海上花列传》等。戏曲也是如此,杂剧的兴起是在北方,南戏的兴起是在南方,后来由于人员的流动与文化的交流,才发生了具有地域色彩的深层变革,出现南北曲合套等现象。探讨中国古代通俗文学,空间维度是不可缺少的。
  通俗文学的另一要素是语言,它使用白话创作。白话特别是方言的使用使通俗文学的创作、接受与传播往往限定于某一方言区,这在戏曲、说唱文学上表现得尤为突出,有些剧种、曲种仅在县、乡等很小的地域范围内流传,即便是影响较大的剧种、曲种,也受到地域的限制,比如昆曲在北方的流传就远不及南方普遍,同样秦腔在南方也流行不起来。对方言的使用使通俗文学变成事实上的地域文学。
  就文学实际的存在形态来看,它都是在具体的时间和特定的地点进行的。时间是不可见的,从来都是以空间的变迁来体现;而空间也从来都不是静止的,都是在特定时间内呈现出来的景观。文学的发展演进在时间上的分布是不均匀的,某个时期会是文学史上的特殊时期或繁盛时期,某个时期则会是文学史上的平庸时期或暗淡时期。其在空间上的分布也是如此,在一个时期,某个地区会出现一些大作家及经典之作,其影响会以空间辐射的形式向周围蔓延,而更多的地区则是影响的接受区而非辐射区。比如历代王朝的京都通常都是文学的中心区域,不仅高水准的作家在此聚集,而且很多文学现象和事件也往往发生在这些区域。不了解文学在空间上的分布与特点,就难以了解文学发展的真实形态。文学史研究的目标首先在尽可能地还原历史,然后才能在此基础上进行客观、细致的分析探讨。
  事实上,人们以往在探讨文学史时,尽管以时间为主线,还是不自觉的使用了空间这一维度。近年来学界对家族、地域、性别等角度的探讨越来越重视,比如从江南文化、江南世家、江南闺阁等视角对小说、戏曲进行研究。无论是家族还是地域,都是空间维度的组成要素。更有一些研究者明确提出文学地理学的概念,这是一个可喜的进展。
  空间维度的研究一直在进行,并取得不少重要研究成果,以古代小说研究而言,近年来出版的相关著作就有邱昌员的《晋唐两宋江西小说史话》(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1年版)、唐宏峰的《旅行的现代性:晚清小说旅行叙事研究》(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李艳茹、李瑞春的《佛教寺院与唐代小说》(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张袁月的《晚清吴地小说研究》(南开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等。特别是孙逊先生主编的《中国古代文学双城书系》(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2014年版),该书系已出版四种,即谢昆芩的《长安与洛阳:汉唐文学中的帝都气象》、刘方的《汴京与临安:两宋文学中的双城记》、蒋朝军的《扬州与苏州: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邓大情的《广州与上海 近代小说中的商业都会》,这些著述对西安、洛阳、开封、杭州等极具地域特色的重要城市与文学特别是与中国古代小说的关系从空间维度进行了新的解读。戏曲、说唱文学在此方面的论著近年来也出版不少。
  不过就总体的研究状况而言,对中国古代通俗文学乃至中国文学空间维度的研究还不够系统深入,空间因素只是作为一种点缀和补充,未能与时间维度并重,空间维度的研究还没有提到学科建设的高度,没有提到方法论的高度,没有被充分纳入到文学史的研究中。因此,需要引起高度重视和关注。
  总的来说,空间维度的中国文学史研究还是大有可为的,这表现在中国文学空间维度形态的丰富性和复杂性,其中既有私人空间与公共空间、生活空间与艺术空间之分,又分城市空间与乡村空间、庭院空间与山野空间、世俗空间与宗教空间之别,更有真实空间与想象空间、本土空间与异域空间的差异,每个地域都有自己独特的风土人情与文化特征。家族、方言、自然、文人景观、风土人情等都是空间维度的重要组成要素。相关研究至少可以从三个层面展开:一是文学背景和作家层面的探讨,研究经济、政治、文化等文学背景以及文学传统在空间上的分布和呈现,探讨作家成长、创作的环境。二是文本层面的探讨。研究文本所呈现出来的空间意识,空间作为情节、结构的元素如何参与文学的书写,具体呈现的手法与技巧。三是传播、接受层面的探讨。研究文学作品在特定空间比如地域、族群中的改编、翻译、接受与研究。
  在学术积累快速增长的当下,文学史研究的不少领域逐渐进入瓶颈状态,相较于异常丰富的文学现象与文学资料,当下文学史的研究尽管著述众多,不断增加,但还是显得有些单薄,需要引进新的维度和方法。事实上,空间维度的引入不仅仅是一个方法变革的问题,而且也是一个改变文学观念的问题,它会促进和加深我们对文学的理解,使文学史研究更为接近文学发展的真相。空间维度中国文学史的构建并非一人之力可以完成,也并非一朝一夕所能完成,它需要众多研究者的努力。可以断言,这将是中国文学史研究的一个新的学术增长点,会是未来值得努力的研究方向。在将来的文学史研究中,空间维度的研究将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时间与空间双重维度的观照,所呈现的将会是全新的立体的中国文学史景观,这样的文学史会更生动,也更感性,这些都是值得期待的。
  

  评论这张
 
阅读(38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